沉迷和道长搞给

目前:华山x武当了解一下!!!(咆哮)

页漫450/黑白550/立绘650/彩图950
❄️不接Guest和头像❄️
谢谢你来看我哦!MUA!(*^3^)

【楚留香手游/华武】《涉江采芙蓉》01

kuokuo是神仙吧……

“茶杯氤氲,杯上指如玉”

我要爆炸鸟……寥寥九字就把我撩得JJ梆硬O<——♂<   kuokuo是神仙!!是神仙!!开滴儿子被神仙临幸鸟!!开从宿舍床上打滚到学校门口!!!

楚秋阁:

楚留香手游华山×武当/

华山(华无患)×武当(武知枝)/开爹的俩儿子名字超好听

人物属于开( @葱开开 ),ooc属于我,私设众多,会被打死/


ready?


【壹  / 行行重行行 】


三月的江南,乍暖犹寒,虽无西北地区还未开春的严酷,温度却随着雨水一路跌落,丝毫不见几日前还春光明媚的景象。

华无患抱着剑冒雨前行,不由打了个喷嚏,说来也怪,他是在华山长大的,不怕冷才是,然而江南的冷是缠绵的,就是铮铮铁骨也给冻柔了,华无患搓了搓手,觉得自己得找个地方避避雨。

因为下雨,又是春寒,这江南小镇上也显得萧条了许多,家家酒旗雨中飘摇,风卷得一点残叶晚梅往水上去了。

华无患把斗笠微微抬了抬,看到不远处有一家酒肆,便快步往那里走去。天色黯淡,这酒肆主人也舍不得点灯,是以光线很是昏暗,他掀开布帘走进去,动作里带着点大喇喇的爽利,帘子甩下惊动了铃铛,酒肆里的酒客们就看了过来。


华无患素来在华山练习惯了怎么对付债主,脸皮厚得很,倒是不在乎这点注视,他走到柜台,看着有些瑟缩的掌柜,微微一笑,露出一颗虎牙:“掌柜的,我要两坛酒,一张桌。”

他一看就是个江湖人,蓝袖白袍皮袖套,修长的脖颈扣着一道颈饰,悬箫挂剑,虽然生得俊朗,却透着点说不清的危险的调子,掌柜的蹙了蹙眉,做他们这一行的,最怕招惹江湖人:“这位——少侠,小店已满了,您要两坛酒好办,桌子,只怕要与旁人凑一凑了。”

华无患愣了愣,沉吟了一会儿方才道:“那个,掌柜的,我要是和别人凑一桌,能不能少算点钱?”


掌柜的给他这么一说,也懵了,拿奇怪的眼神把他打量了半天,方才道:“少侠,我们这桌子不收钱,只收酒菜钱。”华无患听他这么说,神色温和了许多,掌柜的随手一指窗边某桌,道:“就那张吧,还有空位,也不挤。对了,除了两坛酒,少侠还要什么下酒菜吗?”

“下酒菜?”华无患摸了摸剑,“不要了。”

掌柜的做这生意这么多年,早是个人精了,见他如是言行,料得这位英俊少侠怕是囊中羞涩,也就不再多言,收了华无患的铜板,便支使小二去酒窖取酒去。


另一边,华无患往窗边走去。

酒肆里又热闹起来,各桌言谈如故,华无患走了几步,来到窗边那桌,但见窗外天光如雪,柳色疏淡,一位身穿道袍身背剑匣的年轻道长就坐在桌边,手中一杯清茶。

茶气氤氲,杯上指如玉。


华山终年飘雪,不见春色,而那小道长指腹如雪,指尖一点柔红,竟教华无患想起了春日里桃花嫩芽,柔软鲜妍刺破人心尖。


华无患落了座,动静引得这位武当的小道长抬眼去看,入目是华山剑客带着笑意的脸,俊朗疏阔又眉生风流。“华山子弟?”小道长放下茶盏,眉略略一蹙,仍是好看的,“在这酒肆里你们也要找事吗?”

华无患佯作吃惊模样:“这位道长,我什么时候挑事了?只是这酒肆客满,我没了位子,就来这了,更何况,就算武当有钱,这酒肆也不是你们的吧?”

小道长不是喜欢逞口舌之快的人,自然说不过华无患,却见对面的剑客挑着眉继续道:“这酒肆既然不是你们的,这桌子就更不是你的,那我为什么不能坐啊,道长?”

小道长冷冷看了他几眼,然后拍桌站起,华无患给他动静下了一跳,以为他要在这和自己打一场把酒肆给拆了,这样他可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了。就在华无患想要服个软好言相劝时,小道长却离了座,兀自往柜台走去。


走到柜台,这位武当道长掏出三锭金子往台上一放:“你们这间酒肆,我买下了。”




【tbc】
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1862 )

© 葱开开 | Powered by LOFTER